1. 出海笔记首页
  2. 出海头条

对话李斌:蔚来汽车眼中的盈利之争

钛媒体 TMTPost.com
|科技引领新经济|

对话李斌:蔚来汽车眼中的盈利之争

「何谓对话·中国创造者」第三期:赵何娟对话李斌

李斌说,比盈利更重要的是资格赛。

在苏格拉底的灵魂6问中,有一个问题是“正义是什么”,对于企业家而言,企业的第一正义又会是什么?


在第三期重磅上线的
「何谓对话·中国创造者」

《赵何娟对话李斌》
中,谈到企业烧钱、盈利问题时,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抛出了一个问题,企业的第一正义不是盈利吗?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则认为,“第一天就能赚到钱的生意,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的。” ,“我又不是神,可以做到马上赚钱”。他希望能按照自己的节奏往前走,比盈利更重要的是真正赢得终局的竞争,他称之为资格赛。


这段争议很有意思,也很有代表性,放在当下互联网创业的诸多场景下均为合适,而李斌对于“烧钱”与“盈利”的态度也颇具有代表性,难说对错,但是对于“中国创造者”们来说,如何平衡企业投入与收益,平衡外界质疑与内心坚持,这也许也是当下典型的一种创新者的窘境。


他们是不容易的。在这样一个不确定的时代里,作为蔚来汽车的创始人,李斌在2019年被称为最惨的人,但到2020年,李斌又被称为最幸运的人。在这两年里,蔚来经历了股价暴跌、融资失败、大裁员等等,回顾这段创业生死之战,李斌坦然笑着对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自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老了,时间已经在这个男人身上留下了沧桑的痕迹。”“我们确实在很多坎上边,如果过不去,可能今天你采访的就是前蔚来CEO。”


(《赵何娟对话李斌》完整视频已正式上线,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美国IPO之后造车新势力进入资格赛阶段



目前,国内造车新势力格局已初现,但李斌认为,随着新能源造车势力陆续IPO,就开始进入资格赛阶段,这个资格赛阶段可能还要持续好几年。


李斌所指的资格是活着资格,能参与真正最终决赛的资格。


今年,在蔚来内部经常会问一个问题,“谁拯救了蔚来?” 李斌认为是用户拯救了蔚来。是那些在蔚来最难的时候还有信心买蔚来汽车的用户,是需要勇气的……


(《赵何娟对话李斌》完整视频已正式上线,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特斯拉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



李斌就对于饱受争议的换电模式一直非常坚持,也从未因外界的质疑而有所改变。


换电模式并不是蔚来汽车首创,特斯拉在早期也曾推广过换电模式,但后来因为太烧钱而放弃,当被赵何娟追问凭什么他觉得自己能做成这件事时,李斌回应说,“别人做不成,不代表我做不成。”


现在,有多种利好都在促成李斌真的做成这件事。进入2020年,政府部门出台的多项政策都利好换电模式;另一方面,经过几年的市场教育,消费者已经开始接受这种新兴的续航方式,越来越多的车企也开始加入换电大军之中。


李斌曾说过,造车的创业非常难,没有两百亿不要来造车。如今,蔚来已经烧掉了200多亿,至今仍未实现盈利。上述换电模式,比起建充电桩,前期的投入成本更大,实际运营过程中的成本也更高。对于一直烧钱而未实现盈利的蔚来,李斌还在坚持做很多看似巨大投入的事,当赵何娟问道,“是不是太烧钱了?”李斌的回答是否定的。


“你要看烧在哪了,如果是给我发工资了,那肯定不行。”在李斌看来,如果是真正的投资到研发上,投在用户服务体系建设上了,他觉得没什么,这叫投入,而蔚来一年投几十个亿在研发上。同时,李斌还透露,他和太太至今仍然在租房居住,从北京到上海,他们一直在租房。


李斌反问赵何娟,“特斯拉从成立到实现盈利用了多长时间?” “我们用五年时间,走过了特斯拉十几年的路。”

 
短期之内,对于所有的造车新势力而言,都很难实现盈利。但与此同时,新老势力都在追逐特斯拉。


(《赵何娟对话李斌》完整视频已正式上线,点击
“阅读原文”
查看)


更多精彩内容,
《赵何娟对话李斌》
完整视频可以
点击阅读原文链接
收看;下载
钛媒体App
,还可获得更好的高清视频收看体验,和第一期

第二期

等更多
「何谓对话·中国创造者」
精彩视频。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中国创造者•第一季」第三期《赵何娟对话李斌》,下载钛媒体App】更多精彩内容。
万水千山总是情,点个
在看行不行

作者:船长 来源:船长

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出海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