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出海笔记首页
  2. 出海头条

离开Uber后,他创建“印尼满帮”:一年累计获投3860万美元,覆盖5万卡车







本文经铅笔道(ID:pencilnews)授权转载,作者为铅笔道记者希言,原标题《融资3100万美元 前Uber印尼总经理创业:做印尼物流版Uber 覆盖5万卡车》,如需转载请联系铅笔道进行授权。




离开Uber后,他创建“印尼满帮”:一年累计获投3860万美元,覆盖5万卡车
Kargo创始人方寅


在国内很多农村都已经实现了电子物流覆盖之后,可是美籍华人方寅却发现,在他所生活的印度尼西亚,物流交易业务却仿佛还停留在上个世纪。



在印尼的市场上,如可口可乐、联合利华等大货主们,各自每天都有数千辆的货车运力需求,但是他们依旧需要按照打电话联系车队或者中介安排货车,然后用纸笔记录下整个物流运输流程。从货主到司机,中间大概会有三、四层黄牛层层加价,货主效率低下,最后车队与司机所获得的收入其实也不丰厚。


2019年初,在互联网物流交通行业工作多年的方寅正式创立货运B2B平台Kargo Technologies (以下简称Kargo) 。这个项目的目标就是将印尼线下物流交易转入线上,通过匹配需求和运力撮合交易、运营,甚至是付款。简单地说,就类似于印尼版满帮或者印尼物流版的Uber


目前,Kargo在印尼已经拥有5000位注册货主,其中不乏可口可乐、联合利华等巨头企业,下游运力公司注册量达12000家,卡车总量超过5万辆。


在全球新冠疫情肆虐的情况下,Kargo还是完成了3100万美元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硅谷投资机构Tenaya Capital领投,红杉印度(Sequoia Capital India)、可口可乐旗下风投Coca-Cola Amatil、东南亚投资机构Intudo Ventures、Agaeti Convergence Ventures、Alter Global以及Mirae Asset Venture Investment参投。

1

三次被合并或收购,选择创业



连续三次,自己所在的项目被收购或合并后,方寅做了一个重大选择。



第一次,2013年,担任美银美林副总裁的方寅加盟Lazada,担任董事总经理,主管物流业务,帮助其完成从0到1的发展,但是紧接着,Lazada被卖身阿里。


第二次,从Lazada离职后,方寅选择加入刚刚进入东南亚市场的Uber,帮助其打开了越南市场。接着,方寅又被委派到中国华西市场担任华西总经理,统筹拓展中国西北区运营。随后,Uber中国与滴滴合并。


第三次,Uber中国被合并后,方寅回到东南亚,成为Uber印度尼西亚市场的总经理,可是之后公司又与东南亚的Grab合并。


“自己是唯一一个被合并两次的 Uber 总经理,当然这并不光荣。”
方寅这样自嘲。


这三次经历后,方寅决定不再选择大公司,凭借着在物流交通和互联网行业的积累,他选择创业,从自己的主场——印度尼西亚出发。


之所以选择印尼,方寅有自己的见解。
印尼是东南亚的最大单一市场和进入跳板,拥有经济快速增长和移动互联网快速渗透的双重红利。


“此外,这里和中美等成熟市场不同,新兴市场的优秀创业者供给不足,竞争环境宽松,没出现过‘千团大战’和‘百车争鸣’的惨烈战役,优秀的团队能有更多横向扩展领域,成为下一个超级公司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在方寅看来,此时的印尼是一个创业者的天堂。


在印尼的物流运力方面,方寅观察发现,印尼卡车的运力相当分散,排名前十的卡车公司远远没有垄断市场,大量的运力都掌握在中小卡车公司手上。


运力分散导致物流市场的重重问题。
在市场分散的情况下,无论是货主还是卡车公司,都需要通过多个渠道匹配和管理运力,耗时耗力。此外,印尼受多岛的地理限制,当前物流架构未成熟,以及目前产业内沟通的多层次等因素影响,物流价格一直无法降低。


方寅给出的数据也说明了这一点。印尼社会物流总成本相对 GDP 的比例大约在 25%,对比来看,美国和中国这一数字分别是8% 和 15%。


种种痛点,都成了方寅在物流行业创业的有利因素。方寅表示,“如果我们不做的话,当地的人或者其他外来者肯定会做,这个不是一个会不会发生的事,而是一个谁会先做,然后什么时候做的事情,而我们就是要做抢占先机的人。”


2019年初,方寅正式创立Kargo Technologies (以下简称Kargo) ,团队的目标是将线下物流交易转入线上,上游有来自货主和第三方物流公司的订单池,下游通过聚集中小型的卡车公司形成自己的运力池,通过匹配需求和运力撮合交易、运营,甚至是付款。




2

印尼版满帮 or 印尼物流版Uber



在方寅眼里,Kargo要做的事就是把印尼的物流交易业务推到21世纪来,带到一个早就应该转向电子化、线上化的正轨上。


在印尼的市场上,如可口可乐、联合利华、京东等大货主们,各自每天都有数千辆货车运力的需求,但是无奈印尼的整个运输系统一直都停留在上世纪:货主按照通讯录打电话联系车队或者找中介安排运力,用笔记录整个物流运输过程。


“对于大公司而言,哪怕提高1%的效率也极其重要。”方寅介绍,在Kargo的网站或者App上,上游的托运人只要发布订单,平台就可以为他匹配到附近的空货车,双方可以通过平台完成订单交易和物流跟踪。


除了方便了货主,对小卡车公司来说,Kargo还让货车司机们免去了被黄牛“层层剥削”。
过去,
货车司机想要把货拉到另外一个城市去,他们完全是依靠自己的电话里面这些中间人,从货主到司机大概有三、四层黄牛,而Kargo就可以直接把货车运力与货主订单对接在一起。


Kargo 除了提供一个单一且易于管理的获取订单的渠道,还缩短了账期。
对于小车队而言,账期就是关系到生死线的因素之一,因为现金流隐患多,没有等的能力。
“在订单完成后,Kargo会立刻
将运费支付给卡车公司。
而在印尼传统模式下,这个时间可能长达几个月。


此外,Kargo还帮助货车司机解决了空车返回的痛点。因为货车司机空载的成本更高,能在平台上拉到货,能够帮助货车司机获得更多的收入。


在撮合交易之外,方寅表示Kargo之后也会试水金融业务。
“不管是贷款,还是保理设备,小车队其实是非常需要金融业务的,但就因为体量太小不受银行欢迎。”


作为一家创业公司而言,Kargo还处于增长与扩张的时期。供应链上的服务会逐步推进,不过对于Kargo而言,最重要的还是先抢占市场份额,满足需求。


很多人喜欢把Kargo定义成印尼版的“满帮”,后者同样借助互联网改变了传统物流行业“小、乱、散、差”的现状。但方寅认为这个说法不够准确,因为不管是货主,还是车主,他们做的每一笔交易都是在Kargo平台上,所以Kargo更像是印尼物流版的Uber。


截至目前,Kargo在印度已经拥有5000位注册货主,其中不乏可口可乐、联合利华等巨头企业。下游运力公司的注册量达12000家,卡车总量超过5万辆。


成立一年,即便在体量上Kargo已经成为印尼最大的卡车平台之一,但在方寅看来,Kargo始终都处于刚起步的阶段,在印尼以及整个东南亚,Kargo还有很多可发展的区域。





3

成立1年累计获投3860万美元



从2019年到现在,受资本寒冬和新冠疫情的影响,创业项目的融资越来越难,而Kargo似乎又是一个例外。



去年3月成立之初,公司曾获红杉印度(Sequoia Capital India)领投,真格基金、10100 Fund(Uber 创始人Travis Kalanick 创立)以及多个聚焦东南亚的创投机构的76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



昨日,Kargo又宣布完成3100万美元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硅谷投资机构Tenaya Capital领投
,红杉印度(Sequoia Capital India)、可口可乐旗下风投Coca-Cola Amatil、东南亚投资机构Intudo Ventures、Agaeti Convergence Ventures、Alter Global以及Mirae Asset Venture Investment参投。同时Kargo也成功完成了区域内金融合作伙伴的债权融资。



之所以会获得资本的认可,方寅认为,除了Kargo做了一件符合当地经济发展趋势的事情之外,自己的团队也功不可没。



除了他自己之外,Yodi Aditya 作为公司 CTO 以及共同创始人,在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拥有完整平台发展技术经验,为物流、航空及金融行业都成功建立内部平台解决方案。此外,Kargo 团队主要成员来自于 Uber、Amazon、Facebook等互联网公司 ,以及 DHL、APL 等物流企业。



事实上,Kargo的本轮融资始于2019年Q4,正处于Wework雪崩的时期,国际投资机构对于快速增长的早期项目的投资更加谨慎。



因此,在刚开始本轮融资的时候,方寅就已经将心理预期放得很低,最后能够拿下3100万美元,也让他有些出乎意料。



在融资过程中,Kargo其实也受到过投资机构的质疑。有投资人直接问方寅,“你的项目增长得这么快,不过却是在烧钱,公司A轮能够实现盈利么?”对于这样的观点,方寅不以为意。在他看来,A轮公司最重要的还是增长,不能因为外界环境变化,而乱了公司发展的节奏和目标。



完成本轮融资之后,方寅也给Kargo的2020年定下基调:首先一定要快速增长与扩张;其次自己是不是有能力在整个印尼物流市场,甚至印尼社会实现自己的价值。



就在Kargo宣布融资当日,印尼宣布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为“国家灾难”。



过去两个月来,Kargo团队也一直在印尼当地语新冠病毒疫情对抗,方寅带领团队贡献个人部分年薪,共同筹资100万美金,成立物流产业救助基金来帮助平台内物流伙伴,以期在疫情期间支持物流产业持续运送重要物资到需要的城市。此外,Kargo 也跟许多印尼慈善机构配合,帮助运送食物和医疗用品。 
 
在疫情期间,团队也设置了相关的预防措施,以确保合作伙伴、货主、货运公司,以及货车司机的安全。例如,设置Kargo物流转运站,在运营流程中进行有效消毒以降低感染可能;同时平台还提供电子数字到货凭证,以降低物流伙伴和一线物流人员在疫情中的感染风险。
 
“对于Kargo而言,新冠疫情的存在也催生了线上化的需求增长。” 方寅最近感受到,车主们如今更愿意参与到Kargo平台上,他认为Kargo也有可能迎来下一波增长高峰期。



END





   如有兴趣投稿、商务合作、或求职

欢迎添加微信:505638092或扫码加好友

离开Uber后,他创建“印尼满帮”:一年累计获投3860万美元,覆盖5万卡车

喜欢本篇内容请给我们点个在看

作者:船长 来源:船长

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出海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