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出海笔记首页
  2. 出海头条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IT圈里机会多(ID:ItQuanJobs),作者Lydia Yuan。




1

受疫情影响,数字银行牌照发放延期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于4月9日对外宣布,将延长数字银行牌照的发放评估周期,从预期中的今年6月延长至下半年的未指明日期。理由是企业和当局需要优先考虑应对Covid-19(新冠病毒)爆发的影响。


金管局补充称,推迟发放数字银行牌照,“将使申请者能够将资源和精力投入到应对Covid-19爆发对其业务的直接影响上”。


“这还将使金管局能够将资源集中于确保货币和金融稳定,确保金融机构保持弹性,并能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期发挥其在支持企业和个人方面的作用。”


而在同日的另一份声明中,金管局还敦促企业和个人使用数字金融服务和电子支付,并尽量减少前往金融机构办公场所,以此支持新加坡政府推出的安全社交距离措施,提升这些措施的有效性。


2

新加坡数字引号角逐战



去年6月,新加坡金管局曾宣布最多发布5张数字银行牌照,其中两份全数字银行牌照(digital full bank licences)和三份数字批发银行牌照(digital wholesale bank license)。


在服务对象方面,全数字银行牌照(DFB)和数字批发银行牌照(DWB)略有不同。全数字银行牌照将被允许从零售和非零售客户群中提取存款并提供银行服务。数字批发银行将被允许从中小型企业和其他非零售客户部门收取存款并向其提供银行服务。


在两种申请主体上,全数字银行牌照(DFB)要求也更为严苛。全数字银行牌照(DFB)要求总部位于新加坡并由新加坡企业控制的公司可申请数字银行牌照。外国企业和当地企业成立的合资企业需要新加坡企业拥有管理控制权,且新加坡人和/或关联方为最大股东。而数字批发银行牌照(DWB)申请人相对宽松,可以是新加坡企业也可以是外国企业。


而金管局于20年1月7日宣布,至2019年12月31日申请截止,已收到21份数字银行牌照申请。其中包括7份全数字银行牌照(DFB)申请,以及14份数字批发银行牌照(DWB)许可申请。据透露,新加坡数字银行的申请人中包括电商公司、技术和电信公司、金融科技公司和金融机构,而且大多数申请人都是财团。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Grab & Singtel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独角兽网约车公司Grab联手新加坡四大电信公司之一的Singtel,申请了数字完整银行许可证(DFB),分别持有该财团60%和40%的股份。


他们认为,他们的目标是满足希望获得更多便利和个性化的“数字优先消费者”的需求。除了零售客户外,他们还希望为面临信贷困难的中小企业提供服务。


两家公司都认为这是其核心业务的自然延伸,因为两家公司都在通过移动钱包,GrabPay和Singtel Dash等产品涉足金融科技。


Grab还已经与中国的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在线财产保险公司合作提供保险,以及分期信贷和贷款服务。如果他们成为DFB,我们可以看到Grab可能会添加一系列金融服务来增强其“超级应用”中的产品,从而使许多用户可以在Grab应用中方便地管理其财务状况。


而通过其餐饮商家网络,他们也有可能推出诸如商业贷款之类的产品,以增加对与之合作的小型企业的支持。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Razer Youth Bank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港交所上市的游戏公司雷蛇( Razer )则领衔多家公司组成财团,其中包括超级市场运营商昇菘超市Sheng Shiong,保险公司FWDWiFI万能钥匙的母公司LinkSure Global二手车平台Carro和技术风险基金禹徽资本Insignia Ventures Partners。其中,Razer拥有60%的多数股权,而其他合伙人则持有剩余的股权。


他们被称为Razer Youth Bank已经申请了数字完整银行许可证(DFB),旨在通过创新性使用技术来迎合“服务欠佳的青年和千禧一代”。


自去年初宣布以来,Razer一直在致力于RazerPay的开发,尽管目前尚未在新加坡看到全面的发布。该公司一直在通过与Visa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来增强其功能,以使全球5400万以上的商户能够付款,并开发虚拟的预付费解决方案。与其多元化的合作伙伴一起,似乎Razer Youth Bank可能正计划将其分布在尽可能多的垂直领域。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BEYOND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Beyond为竞标数字完整银行牌照的另一多元化财团,由亚洲最大的奢侈品运营商 V3 Group (OSIM和TWG茶叶的母公司) 牵手新加坡公共交通非现金支付业务提供商EZ-Link(其储值卡在运输交通和零售支付方面已经在每个新加坡人的日常生活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地产商远东机构(其老板在海底捞张勇入籍前是新加坡首富)、新加坡工商总会SBF、三井住友保险、以及淡马锡旗下的海丽凯资本(Helliconia Capital)组成。


BEYOND digi-bank财团与其他财团一样也专注于中小型企业,其中新加坡商业联合会SBF持有不到10%的少数股权。尽管市面上很多声音觉得或许SBF不应参与盈利性项目。拥有SBF的该财团或有可能运用SBF的27,000家公司网络,为广泛的本地公司的业务需求提供新的资金支持。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蚂蚁金服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的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前称支付宝Alipay)也证实已经申请了批发数字银行牌照(DWB)。


该中国金融科技巨头也是在香港获得数字银行许可证的八家许可证持有者之一。这意味着他们此前在中国和香港获得虚拟银行许可证后,将扩大其全球影响力。


许多新加坡本地商家已经接受了支付宝作为付款方式,因此也许蚂蚁金服可以利用该网络来扩大企业之间的业务。同时,阿里巴巴(Alibaba)对东南亚电商独角兽Lazada的所有权也可能会增强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的在线联系能力。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iFast Corporation, 

  Hande & Yillion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主板上市财富管理公司奕丰集团iFast Corporation已与两家中国金融科技公司翰德科技Hande Group和亿联银行Yillion Group一起申请了数字批发银行牌照(DWB)。


翰德科技是由中国第一家虚拟银行微众银行WeBank的前任总裁曹彤创立的,而亿联银行目前在中国拥有四家数字银行许可证之一,是东北首家民营银行,美团点评是其主要股东之一。


据悉,该财团计划瞄准新加坡服务欠佳的中小企业部门。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ShengYe Capital, 

Phillip Capital & Advance AI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另一个数字批发银行许可证(DWB)的申请人是一个由几个新加坡独资公司组成的财团,该财团包括供应链金融公司盛业资本Sheng Ye Capital,金融集团Phillip Capital和金融科技公司Advance.AI。


其中,后者使用AI技术对银行和企业进行信用评分和欺诈检测。该财团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专注于中小型企业的“数据驱动的下一代银行”。并且,Philip Capital和Advance AI均由淡马锡的子公司Pavillion Capital支持。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AMTD, Xiaomi, 

SP Group & Funding Societies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2019年5月,小米金融持股90%,和亚洲最大的投资银行之一尚乘集团(AMTD Group)合作的洞见金融科技拿下香港虚拟银行牌照。而在新加坡,小米金融将继续与AMTD牵手,与新加坡众筹平台Funding Societies,以及新加坡能源公司SP Group联盟。


该财团希望将处于成长阶段的初创企业和中小型企业与资本市场联系起来,并帮助它们扩展到亚洲其他地区。除了融资解决方案外,他们还可以提供企业可以利用的物联网(IoT)平台,以提高效率。


在今年4月23日,小米金融宣布,国内第三家互联网银行新网银原行长赵卫星,将赴小米金融任副总裁,向小米金融董事长洪锋汇报。据悉,赵卫星先后任职民生银行、浦发银行、杭州银行的创新性业务领导岗位,任职蚂蚁金服、网商银行期间则负责重要业务的开拓探索。赵卫星的加入将为小米金融在金融领域的布局增加助力。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Sea Group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在美国上市的互联网公司Sea Group(腾讯是其最大投资机构)也宣布了其数字完整银行许可证(DFB)的申请, 是为数不多的在申请过程中选择“单飞”的企业之一。


根据SEA Group 的创始人 Forrest Li 发布的公开声明,单独申请牌照是基于对自身实力的相信。Sea的游戏业务 Garena,电商业务 Shopee,以及数字金融业务 Sea Money,使得其本身就具有强大的技术背景,广泛的用户数据基础,以及因在纽交所上市具备的完善公司治理。


SeaMoney提供电子钱包,付款处理,小额贷款和其他数字金融服务,这些服务利用了整个Sea平台上的庞大用户群和大量高质量数据。与其他希望获得完整数字银行牌照的公司类似,该公司的核心重点是“解决新加坡千禧一代和中小型企业未满足的需求”。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其他

其他的申请者中, 包括:

金融公司Singapura Finance和数字支付初创公司MatchMove Pay已合作申请数字完全银行许可证。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有更多公司参与该财团。


2017年成立于新加坡的Arival是一家面向中小企业和加密货币业务的金融科技银行,已申请了数字批发银行牌照。


亚洲数字银行公司是一个由中国人主导的财团,其成员包括上海科技公司即富和专注于金融科技的中建投租赁,据悉,该财团已申请了数字批发银行牌照。


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绿地集团(Greenland Group)的投资部门绿地金融(Greenland Financial)已与包括中国融资平台MinIPO在内的合作伙伴组成财团申请数字批发银行牌照。


中国电子商务公司Zall Smart Commerce Group与日本贸易公司Marubeni Corporation和本地供应链平台Global eTrade Services(GeTS)共同领导一个财团申请数字批发银行牌照。作为一家香港上市公司,Zall经营的Z-Bank是中国排名前五的数字银行之一。


3

中国企业的海外布局



从申请名单中不难发现,参与角逐的申请者大都有支付业务的布局。Grab在新加坡有自己的电子钱包Grab Pay,Singtel 则也有相应的移动支付钱包 Dash。雷蛇(Razer)的支付业务Razer Pay,是马来西亚当地重要的电子钱包之一,新加坡是其主力进军的第二个市场。


持有数字银行牌照,将为电子钱包上所能衍生出金融理财服务提供可能与之带来的巨大吸金能力,中国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已经给出了最好的证明。


2018年3月,香港金融管理局已向八家虚拟银行颁发牌照。其中众安银行(ZA Bank)于今年3月24日率先开业,小米和尚乘旗下天星银行(Airstar Bank)以及蚂蚁金服旗下蚂蚁银行(Ant Bank)也于同月31日开始试营业。同时,汇立银行(WeLab Bank)、渣打和携程旗下Mox Bank、腾讯旗下富融银行(Fusion Bank)也正在紧锣密鼓的内测中。


而从大陆到香港再到新加坡,奔赴海外申请数字银行牌照的中国公司,也很有可能是因为在国内数字银行业务的试水中,尝到了甜头。


数字银行牌照的作用,属于长期主义。MAS也并不急于将全面数字银行牌照进行全面落地,而是会用3-5年时间,通过监管平稳过渡。这五张数字银行牌照到底“花落谁家”,落地之后对本地传统银行、金融业务又会带来哪些影响,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本文作者:Lydia Yuan

深耕东南亚互联网行业,互联网行业资深猎头。




END





   如有兴趣投稿、商务合作、或求职

欢迎添加微信:505638092或扫码加好友

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推迟发放,Grab和蚂蚁金服等上演“神仙打架”


推荐

阅读


我们为您准备了7点5度的文章精选,如您感兴趣,

请点击下方图片链接。


喜欢本篇内容请给我们点个在看

作者:船长 来源:船长

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出海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