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First | 他说,印尼共享办公要解决的痛点在于信息的缺失

接下来你将看到:

1. 疫情加剧用户办公行为改变

2. 共享办公行业本身可盈利

3. 多方瞄准印尼共享办公行业


【7点5度】第640次与您见面。本文共4007字,3张图片。


在共享办公鼻祖WeWork折戟IPO的一年后,优客工场在美国上市,成为共享办公第一股。所有共享办公在疫情全球蔓延的2020年都遭受重创,优客工场的上市无疑给这个行业带来了一丝希望。与此同时,与优客工场同诞生于2015年的印尼共享办公CoHive,在2020年底进行了换帅。2021年,印尼共享办公会迎来春天吗?



1

疫情加剧用户办公行为改变


共享办公在印尼也不是一件新鲜事。2015年,印尼最活跃风投孵化了印尼最早的共享办公企业——CoHive。随后,印尼另一家共享办公企业GoWork诞生,WeWok和优客工场(于2017年投资GoWork)也先后进入印尼市场。但在2020年,整个印尼共享办公行业都受到了来自疫情的冲击。


受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印尼在4月首次实行了大规模社区隔离政策。随之带来的是大批公司员工开始在家办公,办公室使用率降低。待疫情高峰期过后,远程办公似乎也成为一种新常态,印尼共享办公行业有点受伤。根据印尼房产咨询公司Colliers的数据,雅加达CBD的办公室入住率在2020年第三季度徘徊在81%左右,低于2019全年的83.7%。Colliers还预测2021年的雅加达CDB的办公室入住率还将下降到78%左右。


2020年的疫情加剧了用户行为的改变。有很多人说,大家不会再回办公室上班,我们觉得这种判断是不对的;也有很多人说,大家会回到办公室上班,我们觉得这种说法也是不对的。因为是否再回到办公室办公,主要取决于用户的工作行为,而工作行为又取决于工作的类型、职位类型、公司的类型和办公地点等。如果你是一名博主,或者设计师,又或者是一些公司的高层,你完全可继续在家办公,也希望继续在家办公;但对于有一些人而言,有些工作是不能在家完成的,比如销售宣讲。面对面的宣讲和Zoom视频会议的宣讲,是两种不同的效果,90%的人会选择面对面的宣讲。” CoHive新任CEO  Chris Angkasa在接受7点5度的采访中表达了他的观点。疫情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对于共享办公未来的趋势,他仍在观察当中,并不想下一个仓促的判断。


Do First | 他说,印尼共享办公要解决的痛点在于信息的缺失

CoHive新任CEO  Chris Angkasa


疫情期间,Chris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印尼棉兰,他观察到:有2-3周的时间,上班族都不去办公室,办公室都是空置的。因为在这段时间里,最重要的是安全问题,大家要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但2-3周后,有的上班族又回到办公室工作。“有一些人不去办公室,但不是所有人都不去,毕竟日常的生活还要继续,日常的工作也要继续。”


Do First | 他说,印尼共享办公要解决的痛点在于信息的缺失

新常态下,员工回到共享办公室办公


对比酒店和餐饮业,Chris认为疫情对共享办公行业的冲击反而要小一些。“有些人即使不来办公室,但仍需要办公室,还是会支付长期租金。当然,用户也可以选择短租三个月或者六个月。” 他还分享道,CoHive的一些客户主要是销售团队,他们需要一个办公室做为“根据地”,所以不会把办公场地“砍掉”。另外,一些与医疗健康有关的公司,反而在这个特殊时期扩大了办公场地。“总体而言,我们跟大部分行业一样都面临业务下滑,但是我们幸存下来了”,Chris说道。



2

共享办公行业本身可盈利


其实,Chris在2020年末接手CoHive新CEO之前,曾于2015年在印尼第四大城市棉兰创建共享办公企业Clapham Collective,也是该区最早的共享办公企业之一。相比蜂拥而至雅加达的创业者,Chris对棉兰有很深的感情。很多年前,Chris祖籍福建的爷爷来到棉兰落地生根,自此一家三代都生活在棉兰。“2013年到2015年期间,很多创业公司都集中在新加坡和雅加达。就像中国公司集中在北京、上海、香港一样,其它一些很有潜力的城市却因为不是首都城市、主要城市而被大家忽略。” 在Chris看来,棉兰也被很多创业者忽略。


2014年,Clapham Collective的筹备工作已基本完成,Chris也碰巧结识了East Ventures。“当时了解到East Ventures在雅加达也在做共享办公项目。我还和他们讲,太好了,我们到时候可以互相交流和学习。” CoHive一开始叫EV Hive,比Clapham Collective约早8个月推出市场。


直至2017年,Clapham Collective和CoHive决定合并,Chris摇身变成公司顾问,也继续协助CoHive在棉兰的业务。“当时我觉得印尼共享办公行业已经开始变得成熟,也是时候要扩张了。但最重要的是,共享办公是一个很本地化的事业。” Chris指出共享办公室和服务办公室的区别是,前者是来自不同地区、不同行业的人共用办公室;后者面向的单一客户群。来自不同公司的人集合在同一个空间下办公,场地提供者更需要本地化的视角和策略去管理。


“很多人会以为印尼共享办公要解决的痛点是办公室场地,其实并不是。” 在Chris看来,本地真正要解决的痛点在于信息的缺失 。虽然本地创业生态发展得非常快,但很多人对于如何成立一家公司 、如何发展一家公司,如何平衡业务都不怎么了解。“所以我们要做的事情是让共享办公成为一个线下集合中心,让大家来这里互相学习。比如,学习如何吸引投资人、如何找到好的发展商、如何获得业务增长技巧等。这些信息都很难从文章里真正掌握,但我们可以在共享办公社区和其他人一起交流学习。” 正如萧伯纳说的,“你有一个苹果,我有一个苹果,互相交换,每人还是有一个苹果。你有一种思想,我有一种思想,互相交流,我们都有了两种思想。” Chris表示共享办公就是一个让用户实现互动,交换思想,互相学习的地方。


除此之外,共享空间也架起人脉联系的桥梁。“我们可以帮助他们和其他战略合作伙伴取得联系。比如你要开餐馆,如何联系当地的监管部门、如何拿到餐饮牌照、如何达到卫生标准。我们就像是一座桥梁,让他们互相沟通、提供场地让他们联系,整个创业生态系统也变得更强。”


Do First | 他说,印尼共享办公要解决的痛点在于信息的缺失

CoHive共享办公空间


目前,CoHive业务分布在雅加达、丹格朗、棉兰、泗水、日惹等五个印尼城市和30多个地点,服务600多家企业。对于共享办公的未来前景,Chris还是持积极的态度。“共享办公本身就是一个可以盈利的生意。如果你有好的产品,且运营有效率,肯定会赚到钱。这就跟你开餐厅的原理是一样的,好的菜品、服务好顾客、好的地点,就可以赚到钱。” 但同时Chris也指出,即使这样,还是会有很多餐馆倒闭。如果做共享办公没有赚到钱,那肯定要回看成本结构和运营效率的问题。


相比较而言,Chris认为规模化才是共享办公发展的难点。“你在一个没有共享办公的地方去开一个共享办公室,你肯定会赚钱。这就好比,让一个餐厅盈利并不难。但如果你想让共享办公室像海底捞一样进行规模化的扩张,又能赚到钱,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Chris继而指出共享办公另外一个难点——供应链。共享办公提供商在整个行业供应链处于中间位置:地产公司-共享办公提供商-用户,即共享办公提供商从地产公司手中拿到办公室,再把办公室租给用户。所以说,盈利也取决于供应链端。但供应链层面的运营也很难,地产供应链成本因城市而异。“在有的城市,只需要和一个大地产商谈合作,也可能需要和10个小地产商谈。一些城市地产商对共享办公这个新行业非常包容,会主动问要不要一起合作去做这件事。还有一些地产商希望把办公室租出之后仍能拿到返点。疫情带来的变化也在影响着很多地产行业,我觉得地产商业是时候正面现实情况以及做出调整。共享办公其实算是走在时代前列,我们可以帮助更多地产商把办公室租出去,帮助他们去了解市场上用户对工作场地的需求,” Chris说道。



3

多方瞄准印尼共享办公行业


面对共享办公的难点,Chris也在思考更好的解决方案。除了他在棉兰这个“小”城市学到的本土经验,Chris也向很多前辈学习,比如全球最大共享办公提供商Regus和WeWork学习,比如学习他们的商业模式和商业决策。即使WeWork自2019年IPO失败后跌落神坛,Chris认为WeWork的经验和教训仍值得行业者学习和思考。


“WeWork的扩张速度很快,但是问题就在于扩张得太快了,它的市值曾一度达到400亿美元,但我感觉整个共享行业都没有达到这个估值。当你不断地去推进扩张,公司比整个市场还要大,超过了可用市场总量(TAM),就会出现问题。” 后续,Chris发现WeWork也在调整商业策略,逐步减缓扩张速度并适当缩减运营规模。他相信WeWork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看他们下一步要怎么走,这也具有参考意义。


除了Regus和WeWork这些国际共享办公玩家,中国资本也在渗透进印尼共享办公行业。从2017年到2018年,优客工场和戈壁创投先后投资印尼另一共享办公玩家GoWork,印尼本地共享办公行业竞争似乎变得更激烈。


在Chris看来,中国资本或者国际资本的进场都是一件好事。中国资本可以通过投资本地企业来了解本地的市场,本地企业也可以在外来投资中使得公司流水更充足,是一个双赢。“在过去,人们常常说谁拿到最多的市场份额,谁就是唯一的赢家。但我觉得不是这样的。比如我们现在看阿里巴巴,它的确做到了抢占大部分市场份额。但与此同时,阿里巴巴带动了整个市场的发展,开创了很多新的行业机会,如促进物流业和仓储业的发展等。我想,这在印尼也一样。很多时候,我们也可以做到一个双赢的结果。”


除此以外,Chris也观察到近年来的中国资本进入印尼和以往不一样。以前中国投资人坐飞机到印尼出差,就可以拍板投资了,然后又飞回去。现在的中国投资人注重让更多的人驻扎在本地,和本地的VC建立关系以及结交更多的本地人。他认为这对整个区域而言都是一个积极的发展信号。


面对本地竞争,Chris表示,“虽然我们都在共享办公这行,但这不意味着我们要竞争得头破血流。这其中存在很多碎片化领域,可以服务很多不同的社区群体。作为本地的玩家,CoHive高度关注印尼本地市场和印尼本地企业家,且和每个竞争对手的社群基础是不一样的。” Chris指出CoHive本身是由East Ventures孵化的,它的核心用户群围绕East Ventures生态。也就是说,CoHive为East Ventures投资过的企业以及更多相关联的伙伴提供共享办公场地,也可以为它们提供活动支持。


对于CoHive新一年的发展战略,Chris表示会更多地以客户需求为中心,确保商业模式、支出结构是正确的。“在过去,开新的共享办公室这种扩张对于我们来讲会更容易。但以后,实体位置的扩张没有那么重要了,或者说重要性降低。我们要重新思考我们业务支出的结构,以客户为中心去开发新产品。在扩张的过程中,我们要时刻记住是客户成就了我们。”





END





   如有兴趣投稿、商务合作、或求职

欢迎添加微信:505638092或扫码加好友

Do First | 他说,印尼共享办公要解决的痛点在于信息的缺失


推荐

阅读


我们为您准备了7点5度的文章精选,如您感兴趣,

请点击下方图片链接。

喜欢本篇内容请给我们点个在看

作者:7点5度 来源:7点5度

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出海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