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出海笔记首页
  2. 出海头条

《黑天鹅》读后感:已知的未知

《黑天鹅》读后感:已知的未知


作者:纳斯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是马萨诸塞大学不确定性科学学院的院长教授,并在纽约大学库恩特数学科学学院任教。

根据批评家哈罗德·布鲁姆(Harold Bloom)的说法,哈姆雷特的困境不是“他想得太多”,而是“他想得太好”,最终“无法陷入任何形式的幻想中”。对于塔勒布来说,一些所谓的“专家”也没有欣赏“黑天鹅”:高度忽视不太可能发生的事件,将带来意想不到的,或好或坏的后果。

第一次接触到“黑天鹅”这个词,是从波特曼的电影《黑天鹅》里面:

《黑天鹅》读后感:已知的未知

一开始看到这张图,只觉得可怕,甚至感到有点恶心。

可是彷彿大开杀戒一般地杀红了眼,甚至是一层诡异的面纱覆上,才使懦弱的白天鹅消逝,取而代之换上性感而充满魅力的黑天鹅,这就如同良善的女人总是被弃嫌,而作恶多端的恶女始终受到男人喜爱一般……

看似非主流,看似邪恶,看似太过夸张,可是无论如何,这才是美!

等到全片看完以后,带著依然波动不安的心,我细想了一会,才明白这张图代表的正是最原始的女主角。

波特曼在电影里扮演美丽、白净的妮娜,那不是真正的女主角;杀红了眼、看起来很邪恶、很可怕的这个女人,才是黑天鹅,是物竞天择之下驱逐了白天鹅的真正女主角。

大家可能以为「白天鹅」妮娜才是这部电影的轴心、真正的女主角,但,实际上,「黑天鹅」才是真正的女主角。

那在显示生活中,黑天鹅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下面我分享一下读完《黑天鹅》这本书的感想。

首先,“黑天鹅”的来源——当所有的天鹅都变白了:

1697年之前,老师们满怀信心地告诉欧洲的学童所有天鹅都是白色的。他们没有理由反驳,因为曾经检查过的每只天鹅都有相同的白雪皑皑的羽毛。

但随后荷兰探险家威廉·德弗拉明格(Willem de Vlamingh)登陆澳大利亚。弗拉明格(Vlamingh)发现了许多不太可能出现的生物,例如被称为袋鼠的奇特、有袋动物,毛茸茸的鸭嘴兽,像泰迪熊的考拉。

黑天鹅?一旦被观察到,它们使欧洲人永远修改其对“天鹅”的概念。随着时间的流逝,黑天鹅变得很普通。

仅仅因为你没有看到黑天鹅,并不意味着就没有黑天鹅。当事件位于未知或未来时,似乎不太可能发生。但是在它们发生之后,人们将它们同化为世界观。

非同寻常的事情变得平凡无奇,政策专家和市场预测等“专家”自嘲是因为他们没有预料到(当时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当时不太可能发生的事件的发生。想想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到来,9/11的恐怖袭击,1990年代互联网泡沫的破灭,或改变世界的发明,例如内燃机,个人计算机和互联网。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等书籍的文化风尚是相同的。作者在有出版社肯替她出版之前,她的稿件都被拒绝的次数多到让她怀疑人生。

黑天鹅具有三个共同特性:

意外性、衝击性、可预测性。

你觉得一切正常?但“意外”但偏偏就这样发生了。

这不由让人想起了墨菲定律(Murphy’s law)。

美国一空军基地的墨菲上尉在研究事故中发现:如果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方式去做某件事情,而其中一种选择方式将导致灾难,则必定有人会做出这种选择。

这就是「墨菲定律」,主要内容有四个方面:

一、任何事都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二、所有的事都会比你预计的时间长;

三、会出错的事总会出错;

四、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如果大家看过电影《星际穿越》的话,对「墨菲定律」或许并不陌生。

这其实都说明一个问题:事故肯定存在隐患,应该也出现过异常现象的苗头,只要一个隐患被堵住、一个徵兆被提前发现,往往就能避免整个事故的发生。

这些事件无处不在,然而事后看来,它们似乎是必然发生的。

为什么?

我们重视已发生的事情,忽略了可能发生的事情。p75

人类的头脑非常擅长简化数据的冲击,大脑是进化的产物,擅长把复制的事物用简单地方式去理解。人脑是一个奇迹,但它是为生活在20万年前非洲大草原上的狩猎者-采集者群体而建造的。

然后,它只需要足够好,就可以使人类生存得更久。简化、心智、偏见、自欺欺人-这些不是认知系统中的“错误”,而是有用的功能,它们使人的大脑专注于手头的任务,而不会被无限的数据淹没。

但是人类简化机制并不是万能。下面是一个例子。

比如一个成功的商人的传记。故事从他小时候的生活,直到他变得富有,超越了他的梦想。然后,故事的另一章节又回到了他卑微的开端。他一无所有,想发财(就故事结构而言,他的“戏剧性需求”)。他遇到了一个又一个的障碍。但是他做出了明智的决定。

随着成功建立在成功之上,他积累了一笔财富。他很早就退休了,娶给了模特儿,有3个孩子,他们全部被送上常春藤高校。他在某学校中演讲他的事迹。读MBA 的学生很热衷阅读他的著作。他是一个超人。

现在我给大家另一个假设:他只是很幸运。

他的“美德”和“努力”与他的成功无关。从本质上讲,他是彩票赢家。只是他编造一个故事,讲述自己的才华,事实上,他只是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方。

这就是“荒谬的谬论”:人们低估了运气。即使是商人本人也因自我偏见而成为思维错误的受害者。

他看着自己,一个人的样本,得出了一个笼统的结论,例如:“如果我能做到,任何人都可以!”

大家就把他的复杂的成功故事里找到最能简单理解的逻辑——把故事简化成一个“套路”,大家跟着做就一样能成功。

“我们喜欢故事,我们喜欢总结,我们喜欢简化,即减少事物的范围。” p102

当然,并非所有成功都是运气。

实力也很重要,但是在一些情况中,运气,或者小概率,占主导地位。

对于那个商人,请考虑多一点。像他这样开始并且具有相同属性(如出生、性别、家庭背景等)的相似的人在哪里?他们也有钱吗?还是无家可归?

通常,你找不到这种证据。

所以他成为了完美的成功学例子——但他是一只黑天鹅。他的成功可能是有“苗头”可看的,比如他出生在商人家庭、朝内有亲人。

巴尔扎克(Balzac)现在已广为人知,但也许还有无数其他同样才华横溢的作家同时在创作出色的小说。然而,由于他们没有成功,他们的著作被后代所迷失。他们的“失败”掩盖了削弱巴尔扎克独特成功的“成功”的证据。

从书中得到的启示:

  • “黑天鹅”是非常重要的结果,虽然不太可能发生,一单发生,影响会非常大。

  • 黑天鹅塑造了技术,科学,商业和文化的历史。

  • 随着世界变得越来越紧密,黑天鹅变得越来越重要。

  • 人类的思想受到许多盲点、幻象和偏见的影响。

  • 最有害的偏见之一是滥用标准的统计工具意图做出预测,例如“钟形曲线”,而忽略了黑天鹅。

  • 专家的建议通常是无用的。

  • 大多数预测是伪科学。

  • 可以重新训练自己,以克服自己的认知偏见,但这并不容易。

  • 可以对付负面的黑天鹅,同时从正面的黑天鹅中受益。

这个宇宙,这个星球和我们的生活就是一只黑天鹅,你看我们的地球处在银河系的位置是多么奇妙!

身边的“未知"一直发生在我们身边,只是没发现,它们都是我们“已知”的事物。

 

那我们可以如何应对呢?

连日来,在疫情影响下,世界金融市场上冲下洗,美股更于日前触发23年来首见的熔断机制。伴随著原油价格暴跌、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东非蝗灾蠢蠢欲动、鏖战不止的叙利亚内战为欧洲带来新一波难民危机……,2020庚子年初,意想不到的黑天鹅四出乱世。

国家、社会、企业组织,乃至于你、我个人,如何趋吉避凶?

一想到「趋吉避凶」,笔者很自然想到前几年法国名导演卢贝松,以台湾为主要拍摄场景的科幻动作电影——《露西》(Lucy)。剧中女主角因故逐步活化大脑,在脑力不断增强下,女主角开始成为神话一般的人物,具有预测事物、心电感应、隔空取物、心理时间旅行等超能力,可说是名符其实的「趋吉避凶」、甚至「逢凶化吉」。

电影情节虽然是虚构的,但不少科学研究都指出:「重塑大脑」,确实有助于个人在纷乱世道中,安放身心。

从前我们认为,人的大脑在成年之后就「停止发育」,但现代神经科学告诉我们:脑神经具有可塑性,藉由主导自己的注意力,人们可以重塑大脑的放电模式,进而重塑大脑结构本身,正如同中央大学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所创所所长洪兰教授所说:「大脑产生观念,观念产生行为,行为产生结果,结果又改变大脑」。

意即我们终生都有机会不断优化自己的大脑,成为可以「趋吉避凶」、甚至「逢凶化吉」的露西2.0。

而上个世纪强势崛起的正向心理学,也有许多研究结果证明:正向情绪的连结通常最能帮助学习,透过养成习惯提升改变行为的效果。反之,负面情绪带来的长期压力不仅会使负责记忆的神经元萎缩、死亡,也会刺激掌管情绪的杏仁体,促使个人出现害怕、焦虑的逃避行为。

笔者管见以为,一个人的处世态度是悲观或乐观,一定程度取决于先天的基因序列与组成,但后天的人际关係、社会经验和父母教养,应该都有可能改变基因遗传,利用日复一日的练习与前进,重塑我们的神经迴路、改变自己的人格特质。

既然各种黑天鹅(病毒、战争、天灾……)不会绝迹,与其消极防御、镇日担心烦忧,不如主动出击、调适自己预应,多多练习正向思考的乐观心态,用学而时习之、三思而后行的生活习惯,教黑天鹅退散,在乱世中永保安康!

作者:图帕先生 来源:图帕先生

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出海笔记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